猎豹汽车新能源(猎豹新能源)

在悄无声息中,猎豹汽车的破产重整在近期进入了新阶段。

根据湖南省长沙市中级人民法院发布的公告,2022年4月28日,长沙中院根据湖南猎豹汽车股份有限公司管理人的申请裁定,对长丰集团有限责任公司、湖南猎豹汽车股份有限公司、湖南长丰动力有限责任公司、湖南长丰猎豹汽车有限公司、衡阳风顺车桥有限公司、北京长城华冠汽车技术开发有限公司进行实质合并重整。

猎豹汽车新能源(猎豹新能源)

在去年8月31日,长沙中院曾裁定受理湖南猎豹汽车股份有限公司破产重整一案,并指定北京德恒律师事务所、北京德恒(长沙)律师事务所联合体担任湖南猎豹汽车股份有限公司管理人。

此次之所以提出实质合并重整,就是由于管理人发现,上述已进入破产重整程序的五家企业及一家未进入破产重整程序的企业,都是以长丰集团为核心控制企业的关联企业。

而现有证据充分证明,各企业已经严重丧失法人财产独立性和法人意志独立性。六家关联企业之间,存在数量庞大且密切交叉的资金往来、相互担保及重复债券申报,致使债权债务难以区分,分别重整存在资产负债区分成本过高的因难,且将严重损害债权人公平偿清利益。

猎豹汽车新能源(猎豹新能源)

而关于猎豹汽车“跌倒”的故事,还要从猎豹汽车的母公司长丰集团说起。

猎豹汽车也曾有一手好牌

细数长丰集团的过去,其始建于1950年,前身为广东军区军械修理厂,在1965年从广州迁址湖南永州之后,改名解放军7319工厂。旗下关键商品为猎豹牌系列的SUV皮卡

具备军工背景的长丰也曾风光无限。1995年,长丰集团与日本三菱汽车达成合作,引进了帕杰罗的的整车生产技术;2002年,猎豹汽车以帕杰罗V33为蓝本推出了猎豹黑金刚,此后还陆续根据帕杰罗IO推出飞腾,根据帕杰罗V31推出猎豹奇兵等产品,一度在市场上引起不小的反响。

猎豹汽车新能源(猎豹新能源)

到了2004年,长丰集团旗下的长丰汽车在A股上市,同年将总部迁至长沙。但很快,长丰依赖于三菱技术及自身技术的劣势很快凸显而出。这也为后期长丰的变革埋下伏笔。

2011年3月,广汽集团以换股的方式,全面吸收合并了广汽长丰,并在A股整体上市。2012年,广汽又与三菱成立合资公司广汽三菱,至此长丰与三菱分离。同年,长丰集团决定回归整车业务,并于2013年回购生产基地及猎豹商标所有权,成立了湖南长丰猎豹汽车有限公司和湖南猎豹汽车股份有限公司。

此后的猎豹汽车,迎来了属于自己的短暂的高光时刻。借助于SUV市场的热潮,猎豹于2015年推出的CS10表现最为亮眼,该车型在2015年共销售4.5万辆、2016年共销售9.32万辆,在2017年更是卖出12.5万辆,同比增长了40%。

猎豹汽车新能源(猎豹新能源)

为了趁热打铁,2017年底,猎豹汽车还以100亿元投资建设新工厂,具备了年产40万辆的产能,并为2018年定下20万辆的销售目标。与此同时,猎豹汽车的销量却开始出现断崖式下跌。

数据显示,2018年猎豹汽车销量为7.76万辆,同比近乎腰斩;2019年猎豹汽车销量仅为3.25万辆;2020年,猎豹汽车的情况仍然没有好转,全年销量仅1043辆。

销量的持续下滑,导致猎豹汽车无法支撑公司的正常经营。因此,猎豹汽车在2020年陆续被曝内部资金断裂、消费者维权、降薪裁员、零配件断供、代理商终止完全免费售后维修服务、售后服务热线电话关机等。此后的猎豹汽车也逐渐陷入沉默。

现在来看猎豹的造车经历,它的“失速”并不是没有原因。在前期,技术研发实力薄弱以及核心产品的缺失,让猎豹陷入被动。后期,选错方向的猎豹未抓住电动化、智能化的时机,再加上2018年中国车市寒冬的到来,让风险对抗能力弱的猎豹措手不及。同时,产品力不足、盲目扩张的产能导致产能过剩,加剧了猎豹的内外崩塌。

“跌倒”的猎豹还有机会吗?

为了走出困境,长丰集团也并非毫无作为。

猎豹汽车新能源(猎豹新能源)

比如,在2020年4月,吉利控股集团与湖南省人民政府长沙市人民政府在长沙正式签署战略合作协议,托管湖南猎豹汽车股份有限公司长沙工厂,主要用于新能源汽车整车的生产和销售,托管期限为三年。同年6月,长丰集团又引入北斗航天汽车(北京)有限公司,计划与其联合重组湖南长丰猎豹汽车有限公司,并向新能源商用车市场转型。

但是,托管工厂、重组转型,以及处理闲置资产、筹措资金等都未能见效,反而引发了外界对“猎豹从军工企业沦为吉利汽车代工厂”等更多质疑。

至2021年4月,猎豹汽车在长沙中院申请破产审查;同年8月,猎豹汽车被裁定破产重整。猎豹汽车的一手好牌彻底成为了过去式。

合并重整裁决书显示,截至今年2月28日,上述长丰集团、猎豹股份、长丰动力、长丰猎豹、风顺车桥、长城华冠六家企业的账面资产总额为93.64亿元,负债总额为111.39亿元,资产负债率为118.95%。

猎豹汽车管理人还分别于3月9日、3月22日和3月31日连发三份拍卖公告,对猎豹汽车部分资产进行公开拍卖。其中,30台试制试验整车的起拍价仅为16.6万元。

猎豹汽车新能源(猎豹新能源)

现阶段来看,猎豹汽车已经无法靠自身走出困境,只能期待破产重组来实现转机。

根据猎豹汽车管理人发布的信息,目前,衡阳弘电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已被选定为“长丰系”六家企业重整投资人,深圳市元征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深圳市易启兆车互联网络有限公司(联合体)为备选投资人。

查询上述三者的信息可见,衡阳弘电经营范围包括新能源智能汽车的技术设计、研发和咨询,新能源汽车产业园区建设和运营,新能源汽车相关汽车零部件的生产、技术咨询和技术服务等。元征科技是一家从事汽车诊断、检测、养护产品研发、生产和销售的高科技企业。易启兆车则主要从事包括区块链技术相关软件和服务、互联网数据服务等。

三个投资公司中,衡阳弘电是汽车制造企业,但仅成立于2019年;元征科技是主打汽车后市场的企业;易启兆车是属于小微企业的投资公司。由三个公司的属性猜测,他们的投资,或是为了得到猎豹的造车资质、四大工厂的产能进入造车领域,也或许是为了拿下目前弱势的猎豹进行投资倒手。

猎豹汽车新能源(猎豹新能源)

但从现状来看,猎豹汽车真正复活的希望已经尤为渺小。以猎豹汽车目前在新能源领域的弱势,去对抗竞争如火如荼的新能源汽车市场,复活也难以追赶。同时,接手猎豹的改造成本过大,以及其品牌力的重建难度,也容易令人望而却步。

(0)
打赏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 支付宝扫一扫 支付宝扫一扫
上一篇 2022年6月25日 14:34
下一篇 2022年6月25日 14:54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登录后才能评论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抄袭侵权等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sl7ajn@163.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微信
微信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